機床網
中國史上最大破産案:從年入6000多億到負債7000億,拉43萬人下水!
2021-07-06 10:45:43

01


中國史上最大破産重組案件



近日,三亞鳳凰機場發布公告稱,其已接到海南省高院的裁定書,該院認爲,鳳凰機場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符合重整受理條件。大名鼎鼎、在中國旅客吞吐量排名前18名的三亞鳳凰機場居然要破産了,爲何會這樣呢?




除了机场自身管理不善之外,海航肯定也难辞其咎。海航是2002年接手三亚凤凰机场的,2019 年末,三亚凤凰机场应收海航基础产业集团、海航机场集团合计金额27.54 亿元。也就是说,海航相关公司欠三亚凤凰机场20多亿。




盡管這年頭暴雷的企業有很多,但像海航這樣,下跌如此慘烈、影響如此深重的,恐怕還是頭一家。據1月29日其發布公告稱,海航控股預計2020年度虧損580億至650億,這一虧損額度將創下A股上市公司虧損記錄。




与此同时,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称,公司重要股东海航集团被海南银行申请破产重整。此外,公司控股股东大新华航空和多家重要航空子公司也被申请重整。这起资产规模超7000亿,债务规模更大的破产案,将成为中國史上最大破産重組案件。




海航的暴雷,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来自于疫情的暴击,覆巢之下无完卵。据披露的数据:海航预计亏损580亿以上,国航预计亏损135亿,南航预计亏损80亿, 东航预计98亿以上,而波音亏了至少119亿美元。



但除了“天災”之外,最根本的還是“人禍”。沒有疫情,海航也最多只是死得晚一點而已。2018年始,海航陷入流動性困境,隨之而來的是經營困境,實在撐不下去後主動請求當地政府介入。不過在一年處理3000多億資産後,海航仍有7000多億債務,並譽爲“亞洲債務最多企業”。




這一組慘烈的數據,不由讓人唏噓不已。要知道,這些年來,海航可是以無比光鮮的形象示人,它連續9年獲SKYTRAX——全球航空公司獎(航空業的奧斯卡)五星航空公司稱號,2019年還在“TOP10”榜單中名列第七。海航不僅是航空業的龍頭老大,在整個民營企業界都是呼風喚雨,其還在2019年在中國民營企業500強裏,以6000多億元的營收僅次于華爲,位列第二。

6000億巨頭轟然倒下,這已經夠悲劇的了;但更悲劇的在于,即使在破産重整之後,海航的麻煩也並沒有結束,甚至只是剛剛開始,而這,或將關乎每一個普通人........


那麽,這一切背後究竟有何故事?“天之驕子”爲何“跌落神壇”?


02


沒有飛機的航空公司,

卻能迅速跻身中國“四大”



海航的創立增長,與海南省的發展同頻共振。1988年海南特區成立,“要想富先修路”。海南要發展,80公裏瓊州海峽是難以逾越的天塹,因此航空業的發展迫在眉睫。




此時,時任海南省省長劉劍鋒找到了陳峰。當時,陳鋒已從德國漢莎航空運輸管理學院畢業,先到空管局工作,後又跳到了中國農業信托投資公司,懂航空又懂金融,看起來是最適合的人選。




據說,當時兩人之間還發生了這樣一段對話——




陳峰問:願意拿多少錢來辦航空公司?




劉省長伸出一根指頭。




陳峰:1億?一架波音客機都起碼3億!




劉省長搖搖頭:不是1億,是1千萬。




要知道,當年海南財政收入不足7億,還不如廣東一個發達市,怎麽掏得起3億買飛機?




1千万还不够买一个机翅膀!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峰硬着头皮上阵,1990年中国诞生了一家沒有飛機的航空公司,“由于没钱,只能在一处偏僻地方租用三层楼房中的一层。楼房散发一股霉味,对面是猪圈。”




資金不夠、借錢來湊。陳鋒絞盡腦汁,想出了一個“機生機”的好辦法——




他拿著政府給的經營許可證,去找銀行遊說,從銀行拿了4億貸款;還找了許多社會人士,通過“民間衆籌”籌集到了2.5億融資,終于拿下了海南省的第一架飛機。




拿著這一架飛機,陳峰憑此抵押貸款,又購買了第二架、第三架……同一架飛機就這樣被循環抵押、來回薅羊毛,不斷擴大生産,一窮二白的海航居然已經發展的有模有樣。




後來陳峰又找到了美國華爾街巨鳄索羅斯,大概是“空手套白狼”的同道中人,索羅斯對此也深以爲然,當即就給了海航2500萬美元。




從零到一很難,但從一到N就很容易。在海南ZF的背書、索羅斯的風向標作用下,海航一路高歌猛進,相繼並購了長安航空、新華航空和山西航空,又買下了三亞鳳凰機場、三峽機場、滿州裏西郊機場……




曾经一个机翅膀都买不起的海航,正式位列中国航空“四大”(其他均国营)到2012 年为止,上演了“创业 20 年资产增长3.6 万倍” 的神话。

03


除了避孕套,

啥都可以多元化



如果說一開始,海航的“空手套白狼”是迫于生計,那麽後來就純粹是欲望驅動。嘗到資本甜頭的海航,就此一發不可收拾。




2003年,陳峰提出“一主兩翼”戰略:做大航空運輸主業的同時,大力發展與主業相關的酒店、旅遊和金融業務。




自此之後,海航開啓了瘋狂的“買買買”模式。在“一主”層面,陳先後收購香港航空、香港快運等企業;在“兩翼”方面,海航先成立了大新華物流公司,入資、並購十幾家上下遊企業,後又打造連鎖商超王國,將上海家得利超市、天津國際商場、湖南家潤多、寶樂商業和南通超越超市等一一收入囊中,並于2007年正式創立海航資本,同年還將房地産列爲企業發展的重頭戲。




即使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航空业纷纷收缩战线的情况下,海航却主动出击,抛出了“超级X计划”—— 2020年海航集团营业收入要达到8000-10000 亿元,进入“世界100强”,2030年营业收入要达到15000 亿元,进入“世界 50 强”。此外,海航还确立了八大业务板块:航空、旅业、商业、物流、实业、机场、置业、酒店。


用陳鋒的話來說,除了避孕套,其它海航能做的基本都做了。




關于海航集團的膨脹速度,有這樣一組數據:2009年,海航集團旗下公司不到200家;2011年初,集團旗下公司接近600家。2年時間,公司數量就擴大了3倍!




但沒有最瘋狂、只有更瘋狂,在爆發流動性危機的2017年,海航的瘋狂程度再上台階。




當年,海航以22.1億美元收購曼哈頓公園大道245號大樓;持續增持德意志銀行股份,在5月份持股比例升至9.92%,成爲德銀最大股東;以20億美元收購香港惠理集團;以7.75億美元收購嘉能可石油存儲和物流業務51%的股權;以13.99億新加坡元(68.72億元人民幣)收購新加坡物流公司CWT。




2016和2017兩年間,海航集團淨投資就高達5600億元!




這是什麽概念?




要知道,全長1300公裏的京滬高鐵總成本不過也只是2200億元多一點,海航相當于2年時間修了2.6條京滬高鐵!




從總資産的角度來看,海航的膨脹速度更爲驚人,根據Wind數據,2016年年中,海航集團的總資産爲5428億元,到了2017年底,其總資産規模飙升至12319億元。




20年時間,海航資産完成從千萬到破萬億的增長,增長了10萬倍!


惠普公司的第四任CEO Lewis Platt在总结美国300个倒闭的企业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企业都不是饿死的,而是撑死的。海航的多元化,比乐视老贾还要恐怖,但隔行如隔山,行业间核心能力迥异,一家企业怎么可能同时搞定这么大的摊子?




更何況,在公司跑馬奔騰的同時,負債也持續累積。據媒體報道,2015年到2017年,海航集團每年都在新增大量負債,三年時間累計新增帶息債務約3668億元。到了2018年,海航的負債率達到70.55%,總負債規模爲7500億元。




2019年陳峰終于醒悟,說出了這樣一番話:“認爲自己什麽都能幹、什麽都可以幹時,禍就埋下了。”只可惜,他明白的還是太晚了。


04


空手套白狼的最高境界



馬克思早在180多年前就已說過:“資本家害怕沒有利潤或利潤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樣。一旦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大膽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铤而走險;爲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死的危險。”




表面上,海航在進行跑馬圈地、蒙眼狂奔的多元化擴張,但這背後更加危險的,則是激進運作、野蠻掠奪的資本操作。




首先,這麽多的領域、這麽大的手筆,海航的錢都是從哪兒來的?




多年前,王健林曾講過一句話,企業經營的最高境界就是“空手道”,但這個空手道可不是騙子,是有了品牌,有了能力,別人找上門來,你一分錢不出憑品牌就能掙錢。顯然,海航是把老王的“空手道”演繹到了極致,實現了神乎其神的從0到1、從1到N。




憑著陳峰舌燦蓮花的能力,當年一架飛機都沒有,就能說服銀行給它4個億;更不用說現在已經積累起了如此龐大的規模,政府支持、優惠貸款........錢不要來的太容易。




除此之外,海航還進一步發揮了“民間衆籌”的威力,玩起了P2P——創立了金牛座、聚寶匯、前海航交所三家海航集團全資平台,參與了立馬理財、惠人貸、銅板街、金桔財富、牛牛Bank、鳳凰金融、金融界、微金所等等,多管齊下、全面撈錢。“發布標的超過限額”“自融”“不具備資質向公衆募集資金”等亂象叠起。




或許是空手套來的錢不心疼,海航大手筆的投資,簡直像扔錢一樣輕率。


據業內人士透露,海航看中的幾十億美元投資的項目,盡調的時間都不超過一個月。




例如,在2015年3個月裏,海航接連在歐洲完成了5筆重磅交易,而金額高達百億人民幣的收購項目,最長的盡調期居然只有25天,這個時間,連把所有賬目清理一遍都夠嗆,更別說考慮企業發展目標、管理層意見了!




就這種資管方式,你不暴雷,誰暴雷?就在2011年陳峰這邊剛剛驕傲宣稱“完成中國年度最大海外並購案”的同時,另一邊海航集團旗下總資産近600億的大新華物流,就遭到了多家船東起訴,狀告其“欠錢不還”。




05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當然,不僅是海航,其他企業也經常搞這種“錢生錢”的杠杆操作,但這種模式爲啥突然就玩不轉了?




這種模式成立的前提是,你要保證杠杆不會斷裂——一直能借到錢、借錢的利息能夠一直還得起。




但兵無常數、水無常形。天,總有變的那一刻。




2017年6月,銀監會要求各大銀行排查海外並購的大型企業的授信及風險,其中包括海航、萬達等,正式揭開了海航流動性危機的序幕。




這些年來,海航光顧著蒙眼狂奔的多元化,早已忘記了自己是從哪兒來的,其主力産業節節敗退,越來越難以支撐並購造成的負債和資金成本。到了2019年,海航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爲-7500萬元至-4500萬之間,同比則減少460%到320%左右,經營情況極度惡化。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2018年7月,彼時57歲海航的掌門人王健在法國普羅旺斯因意外身亡。這對于險中求生的海航而言,無異于是一次沈重的打擊,因爲王健的突然離開,海航的多項業務和交易也在當時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時年65歲、本已在享受養老生活的陳鋒臨危受命,重新回歸一線,試圖力挽狂瀾,彼時海航的總負債規模已經高達7500億元,資産的負債率是70%。




隨後,海航來了一系列“大甩賣”的自救操作,從紐約、倫敦、舊金山、悉尼的寫字樓,希爾頓酒店、曼哈頓大廈的股權,以及大陸和香港地區的土地,賣樓、賣地、賣股權,甚至海航連飛機都要按架進行出售。




當時的買買買有多瘋狂,現在賣賣賣就有多淒涼。僅僅在2018年,海航就賣了3000億資産,賣掉了300多家公司。其中不乏虧本大甩賣,比如倫敦瑞信大廈虧本9億,天津航空股份打折甩賣。




就在前不久,2021年1月,海航宣布要以5億人民幣出售旗下的IT外包公司文思海輝。要知道,當年收購文思海輝時,可是花了6.75億美金,一虧就是10倍!




但海航走到今天,問題的積累並非一朝一夕進行的,公司已經病在腠理、深入肌膚。即使是如此瘋狂的甩賣資本,仍然難以挽救病入膏肓的海航。


06


關聯43萬人,

真正的麻煩才剛剛開始



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更是給了海航一記重錘。在此背景下,海南省人民政府牽頭會同相關部門派出專業人員共同成立了“海南省海航集團聯合工作組”,全力推進海航集團風險處置工作。




據說剛進駐的時候,聯合工作組都驚呆了,淨資産有2000多億元的海航,居然能走到如今這一步。




2021年,海航終于撐不下去了,宣告申請破産重整。僅僅3年時間,一個年收入6000多億、橫跨40多個細分領域的龐然大物就此轟然倒塌!




但悲劇沒有就此結束,更麻煩的在于破産之後的一地雞毛誰來買單?畢竟,海航還有超7500億的負債。




很多吃瓜群衆們都沒想到,最受傷的反而是普通人。因爲,重整前海航集團正在處理的投資人訴訟已經超過1000起,金額達數億元,就算有錢兌付,一定也是先滿足銀行,券商,而中小投資者是最後的接盤俠。




更爲可怕的是,由于海航系實在過于龐大,因爲我們實在並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投資産品、理財産品去買了這樣的海航債券。




這也就意味著,即使表面上看起來你和海航一毛錢關系都沒有,但最終還可能會被牽連。因爲你購買理財産品的時候,往往並不知道這些理財産品都被基金經理拿去投資什麽了。




去年工行有一個年收益率只有4.1%的理財産品暴雷了。當時市場就有傳聞,這個暴雷的理財産品就是因爲投資了海航的債券,才最終暴雷。




所以說,這一切僅僅是剛剛開始。

07


结 语



“眼見他起朱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風流覺,五十年興亡看飽。”




2021年的暴雷,似乎來得比以往更加猛烈一些,有太多風光無比的企業上演了轟然倒下的悲劇,這才不過2月而已,就已經有多個不可一世的巨頭轟然倒塌,方正破産、華晨破産、雨潤破産、華夏幸福深陷漩渦、泛海控股苦苦掙紮.......看似是偶然,但一連串的事件,就意味著必然。




早年前,這些巨頭們依靠著資本運作空手套白狼、通過多元化路線高歌猛進,看似拼湊出了一個個龐然大物,但內裏卻是無比虛空,只需外界稍有風吹草動,便是潰不成軍、一瀉千裏。




但在這其中,最爲受傷的恐怕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老板和高管們,而是最無辜的投資者和普通人........


  • 矿物铸件/矿物铸造/人造花岗石mineral casting--机床床身2 濟南納諾精密機械有限公司可提供人造花崗石機械構件。礦物鑄造(國內稱人造花崗石)是一種新興結構材料,它相對與傳統床身材料鑄鐵而言,具有吸振性能好、對熱不敏感、整合性能強、易于成型、環保、低能耗等優點,被廣泛應用于高精度加工中心,高精度銑床床身基座、特別是在鑄鐵材料價格飛漲的今天,其優越的性價比有相當的實用價值。目前,歐美等國家機械用-人造花崗石已得到廣泛應用,對于提高設備機械性能和精度起到的關鍵的作用,但對于中國市場來說,這個領域還是空白。我公司經過近八年研發的專利産品(專利號PCT/CN2005/001306)填補了中國材料領域的空白。礦物鑄件是一種面向未來的環保材料,作爲機器的結構件,以其價格和性能的優勢替代傳統的鑄鐵,目前我公司生産的機械用-人造石産品已經覆蓋了機床、半導體、LCD、醫療、電子、航空航天、光學等多個行業。
  • 二手宮野BNC-34C3數控車床 “Miyano”宮野數控車床 型號:BNC-34C3 最大棒料加工直径:Φ34mm 最大加工长度(索咀/卡盘):150/175mm, 三爪卡盘:5英寸,主轴转速:200-6000r/min, 刀塔刀位数:8位, 回转刀具刀位数(选配):4个, 主轴最小分度角度c轴(选配):0.001度, 长度x宽度x高度:2050x1250x1550mm, 机床重量:2500kg 香港捷高精机(金必达)-徐煜 手机:18806770097 联系电话:0577-66070255 商务QQ:223567830 E-mail:223567830@qq.com
  • 數控針閥體球頭全自動磨床J4K071 數控針閥體球頭全自動磨床J4K071是磨削中、小型内燃机、发动机针阀体外圆的高效全自动磨床。
  • 2.5次元影像測量儀 2.5次元影像測量儀适用于以二坐标测量为目的一切应用领域。在机械、电子、钟表、塑胶、模具等行业被广泛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