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床網
《反外國制裁法》王炸!中國正式宣布!反擊的曙光!
2021-07-18 20:00:06

作者花貓哥哥

1  《反外國制裁法》出台

這幾天一直在外面跑,現在才有機會坐下來講一講最近的熱點——《反外國制裁法》

這個法案出台首先是爲了彌補我國法律體系的一個短板。

2019年,在偉創力扣押華爲物資的事件中,我國相關的法律的短板暴露了出來。

2019515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將華爲及其子公司列入“實體名單”,禁止華爲及其子公司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購買美國技術産品及服務,偉創力隨即停止了與華爲的合作。

517日,華爲就派了幾十輛貨車前往偉創力的珠海工廠,准備將那4億多人民幣的華爲物料和設備運出來。

偉創力珠海工廠卻突然接到來自其公司高管的指令,稱根據美國出口管制的相關法律法規,偉創力不能將這些華爲擁有物權的設備和物料放行。

這一舉動當場驚呆了所有在場華爲的人員。

529日晚,珠海偉創力曾在表面上恢複過華爲手機生産業務,但其過程幾經反複,要求華爲承諾各種保障條件,最終的結果就是全面停止生産

直到6月中下旬,偉創力才同意將華爲物料及設備陸續歸還,但條件是——

將這些物料及設備轉運給一個不屬于美國“實體清單”涉及到的華爲及其68家關聯企業的第三方,中間産生的一切費用由華爲自掏腰包。

一個在中國的企業,因爲一條美國的法律,單方面終止了合約,同時拒不退還物資,而我們卻沒有對應的法律去制裁,這簡直令人憤慨!

這個事件之後不久,商務部就出台了《不可靠實體清單規定》——

規定凡是從事破壞中國國家主權完整、危害中國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擾亂中國市場秩序的外國實體,中方均按此規定實施制裁。

说实话,商务部的《不可靠實體清單規定》多少有点临时应急规定的意味。

在中国扩大改革开放并且倡导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贸然应用《不可靠實體清單規定》进行报复制裁,在国际上容易授人以柄——因爲這個清單沒有相應的法律依據

現在問題來了,在2年之前國家層面就已經意識到——要對抗美國的長臂管轄霸權主義,我國缺乏相應的法律手段進行反擊。

那麽在此之前,我國爲什麽不迅速制定相應的法律?

爲什麽直到2021610日,我国的《反外國制裁法》才终于面世?

原因其實很簡單,在過去的中美博弈中,中方的基本策略就是管控雙方沖突不擴大不失控!

而这个《反外國制裁法》威力太大——这个我们后面来谈。

那爲什麽現在又出台這個威力巨大的法律呢?

因爲美國最近幹的事情太過分,已經嚴重挑戰了我們的底線!

給大家梳理一下最近中美博弈的脈絡。

2  釋放的信號

5月之前,美國白宮高管包括貿易代表戴琦以及財政部長耶倫都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當時曾經有媒體試探戴琦的口風——中美貿易問題什麽時候再談。

戴琦很傲慢地表態,等時候對了,再談。

潛台詞就是等到中國扛不住美方施加的巨大壓力之後,中國自然會求著上門找美國談的。

但是,美方等到的卻是自己經濟出了大問題。

512日,美國經濟數據公布,美國物價指數CPI大超預期達到4.2%

于是這票美國白宮高官坐不住了。

5月中旬開始,先是戴琦,然後又是耶倫,紛紛主動找中方商談——

目的就是一個,迫不及待希望中國站出來接盤美聯儲瘋狂印鈔的成本,大規模增持美國國債。

很明顯,中方斷然拒絕了美方的要求。

于是,惱羞成怒的拜登政府瘋狂加碼了對中方的攻擊。

包括——

一個是59家中國企業拉黑;

一個是讓情報部門在90天內提供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潛台詞就是給中方下達了一個90天的最後通牒;

最後一點也是最嚴重的,66日,美國三名參議員搭載美國軍用運輸機降落台灣!

這件事不但已經嚴重地踐踏了紅線,而且選取的時間也非常的過分——

現在對于中國正是慶祝建黨百年誕辰之際,是我們至關重要兩個100年的第一個100年。

美方偏偏在這個時候在最敏感的台灣問題上踩紅線!

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中方被逼著放出了大招!

这个大招就是《反外國制裁法》。

很多人对这个法律的理解层面还比较浅,在我看来,中方这个法律釋放的信號强烈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杨主任的那句名言——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對中國說話。

那麽這個法律釋放了什麽信號呢?

兩個。

——其一,中方已經做好了不管控雙方沖突的准備!

——其二,中方已經做好了升級打擊手段的准備!

毫不夸张的说,《反外國制裁法》一旦实施就是掀起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給大家捋一捋這個法律蘊含的玄機。

3  無死角趕盡殺絕

列舉幾個關鍵條款。

我們先逐條解釋一下關鍵條款的含義,再整體闡述它們的系統性含義。

第四条 国务院有关部门可以决定將直接或者间接参与制定、决定、实施本法第三条规定的歧视性限制措施的个人、组织列入反制清单。

第五條 除根據本法第四條規定列入反制清單的個人、組織以外,國務院有關部門還可以決定對下列個人、組織采取反制措施:

(一)列入反制清單個人的配偶和直系親屬;

(二)列入反制清單組織的高級管理人員或者實際控制人;

(三)由列入反制清單個人擔任高級管理人員的組織;

(四)由列入反制清單個人和組織實際控制或者參與設立、運營的組織。

——這是毫不含糊地擴大反制裁法律的打擊範圍!

除了“直接”制定制裁中國法案的人員與組織,連“間接”制定制裁中國法案的人員與組織也納入範圍。

不但列入清單的個人會被制裁,包括這個人的直系親屬、配偶甚至包括投資的企業,工作的單位統統也在制裁範圍之內。

簡而言之一句話,一人被制裁,不但全家遭殃,還殃及名下的企業以及工作的企業。

360度無死角趕盡殺絕!

国外有些政客总是喜欢打着反华旗帜捞取政治资本,现在好了, 反华是绑上全家人来承受中方的雷霆打击!

中國現在或許綜合實力還不如美國,但是中國真要開動國家機器打擊反華政客,試問誰能抵擋中國國家機器的碾壓?

這兩條旗幟鮮明表達了中方已經做好了不管控雙方沖突,准備放手大幹一場的決心!

4  “壓艙石”作用

第六條 國務院有關部門可以按照各自職責和任務分工,對本法第四條、第五條規定的個人、組織,根據實際情況決定采取下列一種或者幾種措施:

(一)不予簽發簽證、不准入境、注銷簽證或者驅逐出境;

(二)查封、扣押、凍結在我國境內的動産、不動産和其他各類財産;

(三)禁止或者限制我國境內的組織、個人與其進行有關交易、合作等活動;

(四)其他必要措施。

——这一条,特别是第二项“查封、扣押、凍結在我国境内的动产、不动产和其他各类财产”太狠了!

給大家講一個基本概念。

二戰之後,除了伊朗80年代政變之後曾查封、凍結過美資財産,還沒有一個國家敢這麽幹過!

原因很簡單,美國是全球頭號強國,查封、凍結美資財産基本就是宣布與美國處于敵對國狀態,過去也沒有哪個國家能夠承擔與美國成爲敵對國的代價。

伊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付出的代价是长期被国际社会孤立,從中东富得流油的国家一落千丈,成为中东产油国最贫穷的国家。

我們站在美國的立場來看,美國很霸道也很強勢,過去也曾經查封凍結過其它國家的資産,不過都是小國,比如伊朗、朝鮮等等,欺負了也就欺負了。

中美關系這一兩年急劇惡化,美國也沒敢采用這種手段來對付中國的相應企業,包括美國恨之入骨的華爲也是如此。

现在中国出台的《反外國制裁法》白纸黑字地列出了这条手段,清晰無比地向美方传达了中国將主动升级对美方的打击手段!

這種升級的方式還是最狠最不留余地的查封、扣押、凍結资产的手段!

這裏補充一點基本資料。

截止到2020年美國在華資産有飛機、設備約700億美元、股票3300億美元、直接投資1.5万億美元、創投與熱錢約3500億美元,合計共有2.25万億美元

而中國在美國資産目前沒有准確數據,估計應該大幅度低于2.25万億美元这个水平。

大家想一想,如果中国出台反制清单,并且依法查封、扣押、凍結美资一大笔资产之后,按照美国现在国内的政治气候,会有什么结果?

在極端民粹主義的綁架下,在美國共和黨右翼勢力的鼓噪之下,拜登政府恐怕會身不由己地采取更極端的對抗措施。

屆時中美可能就會發生彗星撞地球的大碰撞!

關鍵是,既然中方出台這樣的法律那就一定做好了最壞情況的准備,那麽拜登政府做好了最壞情況的准備嗎?

所以說,一個理性的人發起火來是最可怕的。

拜登在我們百年建黨大慶之際踩台灣紅線挑釁,中方同樣可以用反制扣押、查封美資財産來逼宮——

梭哈,你敢不敢?

當然,中方出台這個條款還有更深層次的意圖。

這個意圖就是——

在華賺的盆滿缽滿的美資你們必須動起來!

過去我們一直說,中美經貿關系是中美關系的壓艙石

站在美方的立場,這個壓艙石分爲兩個方面——

一個是美方每年对华出口1300億美元,一個是美资每年在华销售超过5000億美元,利潤超過3000億美元

過去中美貿易戰中,中方加增對美關稅,只是動了一下美方每年對華出口1300億美元这块蛋糕。

中方出于管控沖突烈度的考慮,一直沒有去碰美資每年在華銷售超過5000億美元、利润超过3000億美元这块最大的蛋糕。

但是近一兩年,中美關系急劇惡化,這一票在中國賺得盆滿缽滿的美資在大多數時候都冷眼旁觀,根本沒有發揮應有的“壓艙石”的作用!

一方面在中國賺得手軟,

一方面卻不積極壓制美國國內日趨惡化的反華政治氣候。

天下哪有這樣的好事?

所以,出台本條第二款就是嚴重敲打這票跨國美資——

媒體輿論、院外遊說集團、政治獻金該搞的趕緊搞起來,今天不舍得出血充分發揮“壓艙石”的作用,未來中美關系繼續惡化,首當其沖的就是你們倒黴!

5  蘊含的玄機

第七條 國務院有關部門依據本法第四條至第六條規定作出的決定爲最終決定。

第八條 采取反制措施所依據的情形發生變化的,國務院有關部門可以暫停、變更或者取消有關反制措施。

——這兩條幹淨利落,斷絕了某些人一切幻想

國務院做出的反制決定就是“最終決定”!

你們找法院打官司起訴都沒用!

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幡然悔悟,讓“國務院有關部門可以暫停、變更或者取消有關反制措施。”

第十條 國家設立反外國制裁工作協調機制,負責統籌協調相關工作。

——這一條很重要,國家一旦出台反制措施,就會立刻建立制裁工作協調機制,比如成立相關工作小組,在國務院的層面協調各個部委,包括海關、銀保監會、國土、稅務等等來落實制裁措施。

簡而言之一句話,國家機器開起來,對制裁對象進行無情打擊。

第十二條 任何組織和個人均不得執行或者協助執行外國國家對我國公民、組織采取的歧視性限制措施。

組織和個人違反前款規定,侵害我國公民、組織合法權益的,我國公民、組織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其停止侵害、賠償損失。

第十四條 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執行、不配合實施反制措施的,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這一條很霸氣。

注意!“任何組織和個人”不但包括在中國境內的組織與個人,也包括中國境外的組織與個人。

對于中國境內的組織與個人執行中國政府的法律當然沒有問題,那麽對于不在中國境內的組織與個人,這個條款就是逼著它們選邊站——

是執行美國的決定,還是執行中國政府的決定?

如果境外的组织与个人选择执行美国政府的决定,那么,它將面临中国政府的打击——

最壞的情況就是成爲反制清單的一員,連累全家以及名下企業與工作單位。

中國不但是現在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還是全球最大的制造業大國,誰敢保證自己全家以及所在的企業永遠不會與中國發生聯系?

6  《反外國制裁法》实施后果

通过对以上条款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出台这个《反外國制裁法》——

態度異常強硬,某種意義上中方也是下了最大的決心,不懼與美國展開一場波及全球的沒有硝煙的戰爭。

我们现在推演一下,一旦中方落地实施《反外國制裁法》会有什么后果。

其一,制造業案例

众所周知,因爲美国禁令,所以目前基本上全世界芯片制造业都不能给华为代工,包括我们的中芯国际。

现在有了这个《反外國制裁法》,现在华为完全可以申请,让中芯国际给自己代工。

按照《反外國制裁法》第十二条规定,中芯国际只能执行,那么中芯国际就有可能面临美国的报复,比如升级对中芯国际的制裁,对中芯国际断供相应设备。

然後中芯國際就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相關美資企業繼續執行設備供應合同,美資企業不執行中國法院判決,就會被國務院列入反制清單,後果絕對是災難性的。

到了這個地步——

或者美資去遊說美國政府網開一面,

或者就面臨丟失中國市場甚至破産的命運(因爲在华资产被查封扣押)。

其二,金融案例。

去年美国因爲香港问题对香港特区政府官员进行制裁,制裁的结果以特首林郑月娥为例——

竟然沒有一個銀行敢給林鄭開展金融業務,所以,林鄭發工資只能是現金,上街買東西也只能帶現金。

有了这个《反外國制裁法》,首先中资银行就可以给林郑开展金融业务,那么中资银行就可能面临美国的报复性制裁,最严重的情况就是美国將中资银行踢出SWIFT系統,讓中資銀行喪失所有的海外業務。

美国如果敢这么干,中国也可以將美资银行纳入反制清单,然后就会查封、扣押、凍結美资银行在中国资产。

真到這個地步,中美差不多就是處于掀桌子的地步了。

通过这两个案例的推演,我们可以看到,一旦中方落地实施《反外國制裁法》,美方也强硬不退让,最后发展的结果一定就是喷着鼻息狠狠迎头相撞!

所以,這個時候爲了避免一場世界性的災難,是一定要一方作出妥協的。

那麽會是誰妥協呢?

7  反擊的曙光

69日,在《反外國制裁法》二审草案通过审议之后,拜登突然签署命令,解除了對微信與TIKTOK的禁令,這是明顯主動降溫的舉措;

610日,在《反外國制裁法》立法通过当日,美國商務部部長再次找我們商務部長通話

611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主動找我們楊主任通話

我看了一下布林肯與楊主任通話的新聞稿。

除了楊主任堂堂正正地闡述中方立場,布林肯有個表態很重要——美方將继续奉行一个中国政策,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布林肯這個表態其實也就是變相給中方保證,在未來一段時間內,美方不會在台灣問題上踩紅線了。

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美方高官連續4次约中方通话,從贸易代表、财政部长、商务部长到国务卿轮流打了一通电话。

由于美國國內經濟形勢越來越不好(5CPI继续大超預期達到5%),所以美方不但心態急躁而且招法也顯得淩亂。

先是贸易代表与财长找我们谈,没谈拢,然后拜登来一波极限施压,结果中国出台《反外國制裁法》硬怼之后,美方立场明显软化——

前倨後恭,典型一副紙老虎做派

《反外國制裁法》不但是中美博弈的一个威力巨大的武器,而且注定對中美未來較量産生深遠的影響

它的出台表明了中方强大的意志,不但对美国,对于一票美国仆從国也具有巨大的震慑作用,它將刺穿拜登所谓联合盟友对中国施压的幻想。

還是那句話,以鬥爭求和平則和平存,以妥協求和平則和平亡

今年阿拉斯加會談是中美博弈一個巨大的轉折點。

從杨主任掷地有声说出那句名言“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对中国说话”开始,中方已经逐漸向美方展示出強大的意志以及放手一搏的決心

如果我们把中美博弈比喻成上甘岭战役,那么《反外國制裁法》的出台让我们在这场战役中已经看到了反擊的曙光。